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10/12/01】 丝袜美女邻居带来的激情享受

本文来自: 玫瑰酒吧 作者: 玫瑰小贝 日期: 2010-12-1 22:14 阅读: 67416收藏
我叫吴刚,今年28岁,身高1米82曾经是大学篮球校队主力,相貌英俊,身材健美。毕业后回到小城市的家乡机关单位工作。

  由于没结婚一直在单位的宿舍住,后来因为单位宿舍装修,我在城里的城关新村租了一栋平房住着。没想到这竟然成了艳遇的开始。

  2008年6月的一天,早晨象往常一样7点半准时出门上班,刚出门突然眼前一亮,看见一个高挑艳丽的三十五、六岁美妇从我家前面的胡同拐了出来,穿着高跟鞋身高能有1米73,烫一头稍带红色的披肩卷发,穿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乳房高高的耸起,脸上的妆化的非常精致,腿上穿着亮白的肉色丝袜,脚上穿一双全透明的水晶细高跟鞋。

  当时我的心就突突的跳了起来,心想:「妈的,真是个尤物,真知道男人喜欢什么。」当时我在她的后面几米远我快步走到她身边又仔细的看了那美妇一眼,一阵芬香的香水味扑鼻而来,我情不自禁的深吸一口气,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下更令我心跳不已,我是非常喜欢女人脚的。

  俗话说:女人七分头,三分脚。那美妇的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嫩白的脚趾头圆滚滚肉乎乎的,非常整齐和匀称。当我心想真他妈的适合我的口味。能亲亲她的小脚我也高兴。这是那中年美妇觉察我正看她,也偏头看我,正好我们目光相
接,她也被我这高大英俊的相貌吸引,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眉间不经意流露出一股媚态。根据我多年看美女的经验,肯定一个欲壑难填的骚妇。

  当时我也不好意思再看人家,只好低下头匆匆的走过上班去了,整一天也没心思工作,心里老想着这个美妇。想着怎么能把她弄到手。

  下班回家后赶紧假意去找房东大妈新色界,装作不经意的提起那个中年美妇,原来那美妇今年已经40岁了,在市文化馆上班,原来是个舞蹈教师,怪不得身材保持的那么好。年轻时候听说是因为作风问题跟男人离婚了,一个女儿今年18,在外地上班,家里就她自己一个人。她自己没事经常去舞厅跳舞,而且经常又不明身份的男人出入她家,我当时一听心里乐开了花,觉得这中年美妇能弄到手。

  事有凑巧,天公作美,几天后是一个星期三晚上,我在外面喝完酒后没让同事开车送,自己步行往家走,快到家时又看见那中年美妇,正自己香汗淋漓吃力的推着一辆紫红色的踏板摩托车,我赶忙上去打招呼:「大姐你好,怎么了?」

  那美妇一怔,我赶紧自我介绍:「我是你邻居,就住你家后面那某某家。」

  那美妇也认出了我,说:「摩托车坏了,好像是没油了。」我打开油箱看了看,确实没油了。这英雄救美人的好机会我哪能放过。自告奋勇的说:「大姐,我帮你推吧。」

  那美妇一开始不太好意思,不过确实力乏了,也就没在坚持。在一路上我们聊着天,原来那美妇姓赵,叫赵美妍,非常好听的名字。

  我为了套近乎说:「我们是邻居,有什么重活喊我一声就行。甭客气。以后我就叫你妍姐了,你叫我小吴也行,刚弟也行」,妍姐非常感激的说:「那……我以后叫你刚弟吧」。我们一路上聊着天不一会我帮她把摩托车推到了家,
6月天气比较热,我也累出了一身汗。我假装告辞要走,其实心里非常的想进去看看她家什么样。

  这时妍姐非常的不好意思挽留我:「你别走啊,瞧你累的一身汗,进来洗把脸喝口水再走吧。今天可真是太谢谢你了,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弄回来呢。」

  我一听这话,正中下怀,假意推辞了下就跟着进去了。她家也是四间平房,院子非常干净,正中的两大间是客厅,布置的非常温馨,装饰的也很典雅,一组宽大的布艺沙发摆在中间。一股她身上的香水味道弥漫在空气中,我情不自禁的又深吸了一口。

  妍姐说:「你先去卫生间洗把脸,我给你泡茶。」

  我进了卫生间,没想到卫生间里竟然挂着一条T型内裤和一条粉白色半透明的内裤,还有两双长筒丝袜。当时我的**就直了。虽然我有过不少操屄的经验,但是我对中年美妇的免疫力是零。我直觉的当时血往头上涌,敢肯定脸都红了。

  我关上门,把两条内裤拿下来凑在鼻子前使劲闻,一股洗衣粉的清香味和略带成**人的屄味扑鼻而来。我一边闻一边情不自禁的拉开裤链掏出**把妍姐的丝袜套在龟头上使劲套弄着。

  弄了一会我害怕让妍姐发现。赶紧使劲闻了两下赶紧放回原处匆匆洗了把脸提上裤子回到客厅。这时妍姐已经把茶泡好了,对我说:「你先坐下,我换件衣服,出了一身的汗」。然后冲我风情万种的笑一下进去了里屋。我一边喝着茶,一边听里面悉悉索索的换衣服声,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克制住了自己的双腿没站起来偷窥。

  一会妍姐出来了,我一看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下面的大**又硬了起来。她穿了一件长真丝睡衣,很明显没戴乳罩,乳房高耸着,胸前有两个凸起的圆点。下面露出半截粉白的小腿,皮肤看上去非常光滑,染着红色指甲油的嫩白小
脚穿在红色高跟拖鞋里面,我差一点就跪下去亲吻她的脚了。

  妍姐过来在我身边坐下,睡衣角滑落下来,露出一条大腿的半截,我偷眼瞅了下她两腿中间,里面黑乎乎的好像是穿了内裤,又好像没穿内裤。看到我垂涎三尺的样子,妍姐风情的甩了甩头发,老道的轻轻微笑了一下,我知道她在笑我垂涎欲滴的模样。

  我恨恨的想:「妈的,以为我是雏啊。等有机会我非干死你」当时就想扑上去,可是想归想可害怕别自己领错意思表错情,还是没敢动手。我羡慕道:「妍姐,你皮肤保养的可真好啊。真白」妍姐叹了口气:「唉,现在老了,赶不上年轻时候了,离婚后,女儿现在又工作了,工资全花在美容上了。」

  我们又聊了一会逐渐的没什么话了,我说:「妍姐,给我讲个笑话吧,今晚刚听他们说的,笑死我了。」于是我就把晚上刚从酒桌上听到的笑话讲给她听:「三个妇人谈丈夫的性能力。甲说:唉,我那位像收电费的,一月来一次。乙说:我老公像送传单的,随便一塞便了事。丙听了好一会才幽幽的说:你们还好呢,我那口子像送牛奶的,放在门口就走了。」

  妍姐听了咯咯的笑,一边笑一边用小手捶我:「你个小东西可真坏。」随着她的动作她那胸前那俩奶子也波涛起伏,看的我大流口水。等她笑够了,我下面也硬的受不了了,便赶紧起身告辞。妍姐出来送我,到门口妍姐羞涩的对我说:「刚弟,那个……」

  我问:「有什么事吗?」妍姐说:「这个周六我过生日,就我自己在家没意思,我能不能请你吃顿饭啊,正好感谢感谢你。」我一听求之不得啊,赶紧答应:「好啊,我一定来,等你做几个菜我们在家过,在家才有气氛么。」妍姐听了高兴的回去了。

  我回到家,在床上制定了一个计划,又赶紧起来按计划上网定了点神秘的东西(至于是什么东西以后自有分晓)才一边想象着妍姐熟透的身体一边沉睡过去。

  终于熬到了星期六,上午10点半我捧着一大束鲜花,提着蛋糕和包装好的神秘礼物敲开了妍姐家的门,妍姐一开门我就把鲜花挡在她面前说:「祝姐姐生日快乐!!」妍姐像个小女孩似的欢呼一声把花接了过去,看来女人爱花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她连声说:「谢谢,谢谢你啊,好久没人给我送花了呢」。

  妍姐今天打扮的非常性感,比那天晚上更大胆了,脸上依旧画着精致的妆,把披肩卷发向后扎起一个马尾,非常青春亮丽。穿着一件半透明的鹅黄色连衣裙。高耸的乳房根本就没戴乳罩,俩个粉红色的**依稀的凸现出来。下面一条
黑色T字内裤清晰的显现。粉白的腿穿着肉色丝袜,脚上穿的一双红色高跟拖鞋。

  这下我心里更有底了,她今天穿的这么薄和色差这么明显的内裤摆明了是要勾引我。我们来到院子里,我把包装好的神秘礼物送给她,一边紧张的观察着妍姐的表情。

  妍姐边拆着包装边说:「弟弟你太客气了,还送什么礼物啊。」结果把东西一拿出来抖开一看脸马上变得绯红,这神秘礼物是我在网上订的两件情趣内衣,一件是白色的带蕾丝花边的乳罩,不过中间是空的,整个奶子正好能从中间露出来。一件是白色蕾丝带花边的分档T字内裤,整个阴户也是能从中间露出来。

  我早就想好了,如果妍姐翻脸的话我就说是给别人的礼物我给拿错了,如果没事就说明大功告成,好梦成真,结果妍姐并没翻脸,只是脸红红的风骚的看了我一眼,这下我终于绷不住了,一把把妍姐揽进怀里,低头就吻她性感柔软的小嘴。

  开始妍姐唔唔的还挣扎了几下,等我的舌头撬开她的小嘴后彻底放弃了抵抗,反而用她柔软带着香气的小舌头疯狂的寻找我的舌头。一找到后接着又调皮的缩回去了,而我的舌头马上跟进伸进她的嘴里,我们俩的舌头使劲的搅动着,互相吮吸着对方的嘴唇。吞咽着对方嘴里的汁液。

  我们俩一边热烈的亲吻着一边摩挲着对方的身体。我用手撩起她的裙子掀到胸部,终于抓住了妍姐的大奶子,她的奶子非常软而且圆,像是倒扣的半个皮球,手感非常舒服,我使劲的揉捏着妍姐的乳房,一下一下的夹着她的奶头。

  妍姐被我逗弄的全身瘫软,嘴又被我堵住,只能低声哼哼。妍姐拉开我的裤子,我那又长又粗的早已经在内裤里胀的难受的大**气势汹汹的跳了出来。妍姐吃惊的说:「呀,弟弟,你的**好大啊,姐姐太喜欢了」说着抓住我的**套弄起来。我放开了她的奶子,向下滑去,划过她平坦的小腹,又滑过饱满的阴阜和稀疏的**伸向了她的两腿中间,终于摸到了她多汁的蜜穴,那里早已经是蜜汁横流,洪水泛滥了,我把她两片**分开,将中指探进她的阴道,好紧的蜜穴啊,我的指头都能感觉到蜜穴夹紧的力度。

  妍姐跟过电似的「嗯」的一声全身颤了一下,把我的大**握的更紧了,我一边把中指探进去抽插着,一边用拇指蘸了点蜜汁轻轻推开她**的包皮按住了她的**开始揉搓。妍姐哪能受了这个刺激,小嘴放开我的嘴大口的喘着粗气,嘴里嗯……嗯……的呻吟着。她一边呻吟,一边使劲的把蜜穴向前挺,想要让我的指头更进去一些。双手撕扯着我的衣服把我扒光。我也飞快的扒光她的衣服,只剩下透明的丝袜和脚上的红色高跟拖鞋。这时我们俩人还站在院子里呢,妍姐拉着我悄声的对我说:「宝贝,我屄里面好痒,我们上床上去,别让邻居听见。」我拉住她:「不嘛,姐姐,我就要在院子里干你。」

  她当时已经被欲火焚身了,只希望能有个大**塞进她的蜜穴给她止痒,终于也顾不得那些再也忍不住了,她着急的用一只手揽住我的腰,一只手扶正我的**,分开两腿把屁股向前一挺,嘴里低声的夹杂着痛苦和欢乐的欢叫把我的大龟头吃进了她滚热湿润的蜜穴。妍姐身材非常高挑,又站在小台阶上,我的大肉棒正好对着她的蜜穴,所以我不用弯腿也能非常舒服的抽插。但是由于我们两个双腿的阻挡,我只能进去一个大龟头。就这样妍姐也有点
受不了,她吁了一口气,轻皱着眉头说「弟弟,姐姐好久没**了,再说你的鸡
巴太粗了,姐姐有点受不了。你开始轻点干我」

  妍姐可能由于离婚早**比较少的缘故,她的蜜穴非常紧,把我的龟头一握一握的非常刺激。我开始也不敢干的太狠,用一只手揽住她纤细的水蛇腰,一只手握着她的大奶子,嘴里噙着妍姐的小舌头,温柔的抽插,尽量让她占主动。我们用这个姿势干了五十多下,妍姐的蜜穴已经能适应我的大肉棒了,妍姐又用双手环住我的脖子,用一只腿站着,把另一只腿缠上了我的腰,妍姐以前是跳舞的,腰腿都非常软,这个姿势就像是跳探戈舞一样。这下我的大肉棒能插进
去一半,妍姐一边耸动着屁股,一边嘴里呻吟着:「嗯……嗯……弟弟,真舒服,嗯……你的**太粗了,嗯……」

  我一边干她一边回应道:「姐姐,你的屄真紧,我真想操在里面永远不拔出来。」

  「嗯……弟弟,你永远插在姐姐的屄里面吧,姐姐天天夹着它,嗯……姐姐的屄让你操个够。嗯啊……姐姐好舒服」

  我们一边调情,一边下面扑哧扑哧的干着。我们用这个姿势干了十几分钟,妍姐累了,把腿放了下来说:「弟弟,这个姿势太累人了,站直了,抱着我的屁股,我要上去干你」

  说着,双手抱着我的脖子一使劲向上一纵,双腿缠住了我的腰,我的大肉棒也噗嗤的一下全部塞进了妍姐的阴道,把妍姐操的「嘤咛」一声伏在了我的肩上连连的娇喘。「哎呀,弟弟,你的**太长了,都干到姐姐的屄心了。嗯……真舒服,嗯……」我用双臂夹住妍姐穿着丝袜的美腿,双手抱住她粉嫩的屁股,先静静的享受了会她湿热紧窄的美穴,开始慢慢的干她,干了一会妍姐的高潮就上来了,骑在我的肉棒上不停的疯狂扭动着,那娇美的脸庞上佈满了兴奋的红晕,一双美眼紧紧的闭着,她一口咬住我的肩膀:「嗯……嗯……弟弟……宝贝……使劲……啊……使劲操我,使劲操我,姐姐屄里面好痒……把我的屄操烂了吧……使劲……啊……啊……干的姐姐好美啊。」

  我一边舔着她的耳垂,一边加快了肉棒在她美穴里面抽动的频率,她的屁股和我的大腿发出急促的啪啪声,终于妍姐在使劲的耸动了几下屁股后,蜜穴里面开始一阵一阵强力的抽搐,夹得我的肉棒行进都有点困难,蜜穴深处一股滚烫的阴精浇在我的龟头上,烫的我的龟头麻痒痒的。她人也瘫软的伏在了我的肩上。

  我放慢了动作,笑咪咪的问妍姐:「妍姐,这下爽了吧」「你个坏东西,干死姐姐了」

  「还没完呢,弟弟还没舒服呢」我说着又加快了肉棒在她蜜穴里抽插的频率,妍姐浑身瘫软被干的只能嗯……嗯……的低哼着,这时妍姐高潮时射的阴精混合和着分泌的蜜汁被我的肉棒从阴道里面带了出来流在我腿上,我用指头揩了些放在嘴里咂着,味道有些咸咸的,还有股淡淡的腥味,非常好吃。

  妍姐好奇的问:「宝贝,什么味道啊?」我又揩了一些放进嘴里说:「你尝尝就知道了。」

  说着把舌头伸进她嘴里,我们的舌头又搅在一起,疯狂的吮吸着阴精和蜜汁,吃完了妍姐还伸出小舌头还要着吃,我们一边**,一边吃着**和阴道交合处流出来的蜜汁,这个场景非常刺激。

  不一会妍姐又开始粉面发红,呼吸急促起来,用手端起一只奶子向我嘴里塞「宝贝,吸我的奶奶……」我先含了会她的**,然后张大嘴使劲一吸,她的半个奶子都滑进我的嘴里。我用舌头使劲搅动着她的**,吃完了这只妍姐又马上端起另一只塞进我嘴里。刺激的妍姐大喊:「弟弟,宝贝,姐姐又来了……啊……使劲弟弟…………嗯……干我……快点干我啊……我又上来了……啊……啊。……使劲吃我的奶奶。」我也开始感觉**麻痒痒的要忍不住了:「姐姐,使劲夹我,夹……」妍姐不愧是经验丰富的熟妇,蜜穴的功夫也很精熟,感觉阴道里面一夹一吸的,刺激的我双手抱住她的屁股腰部大开大合加速贯刺着妍姐的蜜穴,蜜穴中的嫩肉不住的带进带出。难以承受那股通体快感的妍姐,向前张开小嘴渴望着我的疼爱,我也的迅速吻住她的唇瓣,将舌头深入她的嘴里吮吸着那甜美的唾液。干的妍姐浪语连声:「宝贝……啊……操死我吧……干我……嗯……嗯……操死我……」

  我又使劲的操了她几下,再也忍不住了肉棒那越来越强烈的快感,把肉棒狠命的插进她的蜜穴深处把一股一股的滚烫精液射进她的花心。妍姐在滚烫的精液刺激下大叫一声同时到了高潮,我们两个死命的把阴部抵在一起浑身颤抖着向对方喷射着阴精。

  半响妍姐才苏醒过来,笑眯眯的嗔怪道:「就怪你个小坏蛋,瞧弄的我一身汗,罚你给我洗澡……」我笑着说:「妍姐,给你洗澡可以,不过今天你可什么事都听我的安排。」「你个坏蛋又想什么鬼花招,好啦,姐姐今天就什么都听你的。」「一言为定」我高兴的抱着妍姐进了浴室。我拧开水龙头把浴盆放满水,弯腰轻轻的把妍姐放了进去,我的**也「啵」的一声从妍姐的阴道滑了出来,妍姐轻轻的发出一声空虚的叹息。我跟着也进了浴缸,妍姐很爱洗澡,她家的浴缸也很大,能容下我们俩人侧身躺下,我们俩一边亲吻着一边摩挲着对方的身体。泡了一会我的大肉棒在温暖的水和妍姐的小手的刺激下又抬起头来。妍姐惊讶道:「呀,弟弟,你的家伙还没吃饱啊?你可真厉害」「有姐姐那么好吃的东西我的家伙怎么吃也吃不够啊。」说着我开始向妍姐身上涂抹着沐浴液开始为她洗澡,洗完全身后又特别在她
的阴阜和阴道口涂了很多泡泡,然后把我的大肉棒也涂上泡泡,让妍姐背对着我把腰弯下,妍姐很奇怪:「你要干什么呀?」

  我说:「刚才我们**时候你屄里面又是蜜汁,又是阴精又是精液的,脏的很,我用肉棒当刷子给你把里面刷干净。」

  说着把我的**插进了妍姐的阴道抽插了几下拔了出来,然后把一根软管一头接在水龙头上,一头插进妍姐的阴道开始向里面注水要给她把里面的沐浴液冲洗出来,不一会妍姐喊:「弟弟,胀的疼。」

  我赶紧把软管从阴道里面拔出来,只见妍姐阴道里面的水象喷泉一样的喷了出来。妍姐从来没想到阴道还能当喷泉,乐的咯咯直笑。我又开始用手指抚弄着妍姐的肛门,「妍姐,我给你把肠道也清洗一下吧?」妍姐的肛门从来没被开发过,所以很羞涩:「别动那里啊。」「没事的妍姐,书上说肠道里面有很多毒素,人家外国现在都流行清洗肠道美容呢。」

  妍姐一直注重保养,也可能是听说过清洗肠道能美容的事情,所以就没再拒绝只是问:「那疼不疼啊?」我轻轻的扣挖着她的肛门柔声说:「放松,姐姐,放松一点都不疼,真的。」妍姐的肛门很软,而且不是很紧,我一边安抚着她一边轻轻的把管子插进了她的肛门,又稍拧开水龙头向里面灌水。

  不一会妍姐喊:「弟弟,肚子胀……」我赶紧关了水龙头把她扶到马桶坐下,妍姐一坐下,她肚子里面的水和着脏东西喷薄而出。如此这样洗了三次,我看着她肚子里面的脏东西都差不多干净了说:「姐姐,再洗最后一次就干净了。」我先把管子插进她的阴道,注满水后让妍姐捏住她的小**堵住阴道别让水留出来,然后把管子插进她的肛门,一会很明显的能看到妍姐的小腹鼓了起来。

  妍姐叫喊道:「胀得疼,弟弟。」我赶紧拔出软管,命令妍姐夹紧肛门别让水流出来。然后弯腰把妍姐像大人抱小孩子撒尿一样抱起,对着马桶说:「松手吧妍姐。」妍姐一松手,真是奇观啊,两道白亮的水柱从妍姐的肛门和阴道里面喷射出来。妍姐虽然阅历不少,但是这样的游戏还是第一次玩,羞的满脸通红,反手抓住我的**揉捏着说:「你个小东西可真坏!」把妍姐身体里面清理干净后我又拿出一把刮胡刀,说:「妍姐,你屄上的毛黑黑的,我不喜欢。我给你剃了。」让她坐在马桶盖上把腿叉开仔细的把她的**都给剃干净。完后我看妍姐的大**还是挺白的,可是小**由于多年性交的缘故有点发黑,我找到妍姐的粉饼,把她大**仔细的扑上粉,又找到一管粉红色的口红,把她的小**轻轻的抹上一层,这样妍姐的阴户看着跟少女的一样白亮粉红。

  我把我带来的情趣内衣给妍姐穿上,白亮的奶子和阴户从内衣中间露出来真是诱人。我又给妍姐穿上白亮的肉色丝袜,把我第一次看见她时她穿的透明的高跟鞋拿来给她穿上,妍姐虽然阅历不少,但是从未这样玩过,羞红着脸一言不发任我折腾。看我终于弄完了撒娇道:「弄完了没有啊弟弟,姐姐都饿了。」

  我拉起她:「好了,我们吃饭去。」妍姐跟着我一扭一扭的走着,白亮的奶子和阴户露在情趣内衣的外面也跟着一扭一扭非常的X荡,我们进了餐厅坐下,妍姐弄了几个清淡的小菜,我打开一瓶干红,倒了两杯端起来:「祝姐姐生日快乐,永远年轻,永远漂亮。」妍姐象小女孩一样嘟起小嘴:「不嘛,人家要你喂我。」说着转过来,面对着我跨坐在我腿上,用小手把我的大**扶正,对准蜜穴扑哧一声坐了下去。

  我笑着喝了一口酒含着,妍姐把她的小嘴凑我的嘴上,我慢慢的一口一口的把酒喂给她,喝完了她还不够,把小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使劲的搅,使劲的吮吸着酒的汁液。我又夹了筷子菜用牙咬着一半也用嘴喂给她,妍姐把嘴向前一凑我把嘴向后一缩没咬着,妍姐假装生气在我身上颠了两下:「小坏蛋,再不给我吃我干死你。」就这样我们俩嘴对着嘴,我的**插在她的蜜穴里吃完了这顿美妙的午餐。

  吃完饭我们俩也都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我才记起有蛋糕还没吃,把蛋糕拿到桌子上,点上蜡烛妍姐许了愿后我们开始吃蛋糕,我把奶油抹在妍姐的奶子上,象小孩子吃冰激凌一样舔吃着她的奶头,一边还轻轻的晃动着妍姐的屁股,让我的大肉棒在里面研磨她的蜜穴。不一会妍姐面色发红,呼吸急促,急急的说:「弟弟,我们到床上去,姐姐让你好好享受享受。」我把着妍姐的屁股,大**仍旧插在她的蜜穴里把她抱进了卧室。刚把她放在床边,妍姐就势蹲下,捧起我的肉棒,张开小嘴含了进去,我的肉棒已经在她的蜜穴里泡了大半个小时,更是青筋突起,变的更粗更长,妍姐的小嘴刚刚能塞进去。

  妍姐的口交经验很丰富,根本不是年轻女人比得上的。她的小舌头一会磨着我的龟头,一会用舌尖挑着我的马眼,一会又吐出来用舌头舔着我的肉棒,或又吃进去疯狂的吞吐,又用力的吸我的肉棒,象要把我的精液给吸出来一样。刺激的我的大**直跳。我突然想起来,去厨房把蛋糕拿了过来,刮了些白色奶油把我的肉棒全部抹上,象一根大号的奶油雪糕,妍姐舔的更加起劲了,一边吃着一边还咂着嘴,弄我的也受不了,抱起妍姐放到床上,把她的蜜穴抹上奶油,用69式躺着,她趴在我身上吃着我的奶油肉棒,把她的奶油蜜穴对着我的嘴,她的蜜穴早已经是蜜汁泛滥了。

  我开始用舌头舔吃着她蜜穴外面混合着蜜汁的奶油,蜜汁混合着奶油味道非常不错,我又用手掰开她的蜜穴把她的**抹上奶油嘬她的**,这下刺激的妍姐更受不了了,由于嘴被我的大肉棒给塞满了,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也更加疯狂的舔吃着我的肉棒,蜜汁也更加汹涌了。
玫瑰酒吧友情提示:论坛图片附件已经缩小处理,要看大图请直接点击图片!
回帖是美德,这么多人看要回帖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