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30】 声音

[复制链接]
玫瑰小贝 发表于 2011-5-30 19: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声音

  当我走进商场时,我会听到这样的声音:「老板,能不能便宜点啊?」

  当我走进医院时,我会听到这样的声音:「哎哟……哎哟……」

  当我走进公司时,我会听到这样的声音:「早上好,小宋。」

  当我回到家里时,我会听到这样的声音:「回来啦,洗手吃饭吧。」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声音?

  「老公,想什么呢?怎么不吃饭?」我老婆问我。

  「哦,没什么。」我收回神智,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是不是昨晚又做那个梦了?」老婆又问。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再提那件事了!」我恶狠狠地说。

  「不提,不提了,老公啊,医生说你的心情要平和些,不能老这么激动。」
老婆摸着我的肩膀说。

  「知道了。」我满不高兴地答应一声。

  「妈妈!妈妈!我要吃那个!」儿子用铁勺子拍着桌子喊道。

  「好好,妈妈帮你夹。」老婆夹起儿子想要的菜,放进儿子的碗里。

  「吧唧吧唧!」儿子狼吞虎咽的吃着,丝毫不知道他发出的声音让我心神不
宁。

  「你们吃吧,我累了。」我放下筷子,往卧室走去。其实我一点都不累,我
只想找个借口离开吵闹的饭桌。我甩掉外套,往床上一躺,一股浓浓的倦意便悄
然袭来,我还妄想着,这股睡意能把我带进一个绝对安静的世界。

  我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工厂里,周围全是嗡嗡作响的钢铁机器。机
械与钢铁碰撞出的声音,简直让人头痛欲裂。我想离开这里,却怎么也走不出去
只能在原地打转。我急坏了,这里响到近乎恐怖的动静已经快逼疯我了,我发了
疯一样的狂奔着、挣扎着,只想尽快离开这鬼地方。

  「老公!老公!你醒醒!你没事吧?」我终于醒了,睁眼一看,是老婆摇醒
我的。

  「没事……」我喘着粗气说。

  「又……没事就好。」老婆料到我会发脾气,所以刚说了一半的话,也不得
不把它打住。我和老婆都知道那个梦,但我告诉过她,永远不要再提起那件事,
因为,那是我童年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

  在我八岁时,我曾经有过一次因为贪玩,而忘记回家的经历,这种经历,相
信每个男孩子都会有。可我的和别人不太一样,我忘记回家后,看着渐渐黑下来
的天,我竟然突发奇想钻进了一个钢铁加工厂里。殊不知,在我从后门偷偷溜进
去时,工厂里的工人已经全部下班,从前门走了。

  「哐啷!」我听到铁门被关上的声音,我天真的以为这个时候家人会冲到大
门前,死死拽住工人的衣服叫工人快开门,他们的儿子还在里面呢。可我错了,
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在这里。

  「哐啷!」又是一声巨响,后门也被工人关上锁起来了。即使这样,我仍然
没意识到自己即将要直面一生中最大的梦魇。

  我满怀期待地等着家人来找我,可一直等到天黑透了,工厂里仍然没有一点
会来人的迹象。我渐渐慌了,想寻找出口,可我找了半天,周围除了钢铁还是钢
铁,包括紧锁的前门和后门,根本没有木头做的东西。

  我开始害怕了,大声喊叫起来。可这个工厂就是因为工作时噪音大,所以特
意选了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建造,我这点音量不可能喊来人。

  望着连一点月光都透不进来的漆黑工厂,我的心慢慢陷入了谷底。工厂外时
不时传来的兽吠声,更是让我心惊胆战。

  在我蹲在角落哭了几个小时,把嗓子彻底哭哑以后,我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能
坐以待毙,必须赶紧想办法出去。我像做贼一样,贴着工厂的墙壁绕了一圈,生
怕哪个机器后面突然窜出一个怪物把我吃掉。事实证明,我这一圈没有白饶,我
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出去的办法,尽管有些危险。

  工厂一共有两层,下面的窗户大部分都是锁上的,少部分位置太高,我够不
到。但二楼有一个窗户是开着的,紧靠着一棵大树。我可以从那个窗户往外跳,
顺着树爬下去。

  虽然我很害怕,但我还是鼓起勇气,从窗户那里爬出去了。令我万万没有想
到的是,在我爬出窗户,准备顺着树滑到地上时,可恶的树枝竟然勾住了我的衣
服,失去平衡的我差点失足摔死。

  我想一点一点往下滑,却发现自己下不去,仔细一看,我被树枝吊在了半空
中,动弹不得。整整一个晚上,我被挂在树上整整一个晚上。等到第二天天亮,
工人们一个一个走进工厂,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我想喊人来救自己下去,却发
现自己的嗓子在昨晚就被自己喊哑了。

  上下不得,求救不得。

  我刚想哭,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就打消了我这个想法,工人们开始工作了。
由于噪音声音太大,工人们都会带上类似于耳套一样的东西,可我没有。巨大的
噪音毫无阻拦的冲进我的耳朵里,震得我头晕目眩。

  就这样,我度过了一生中最痛不欲生的一天。傍晚,工人们下班时,一名负
责锁后门的工人终于发现了我,把我救了下来。从那以后,我就对声音,特别是
分贝比较高的声音极其反感。这么多年来,我也经常会做当年那次恐怖经历的梦。
有时候,我真想把自己弄成聋子,什么声音也听不到才好。

  「铃铃铃铃铃!」闹钟响了,把刚刚睡着不久的我吵醒。我把那该死的闹钟
直接扔进了床边的垃圾桶,接着睡去。我不想错过这难得的睡眠机会。这一觉如
我所愿,睡得非常好,没有任何声音打扰到我,也没有纠缠我多年的噩梦。

  「宋,你怎么还在家里睡觉?快去上班吧,这是你这星期第三次迟到了!」
老婆把我摇醒。

  「你他吗的烦不烦!我刚睡着!」我骂道。

  「儿子去学校上学了,我把菜买回来了,你也应该去上班了。你再这样迟到
几回,会被……」

  「闭嘴!把你的贱嘴闭上!我不想听见任何声音!」我把被子蒙住头,喊道。

  老婆没有再说话,只是慢慢帮我掖好被角,然后轻轻关上门,去厨房做午饭
了。我还想继续睡,可转瞬之间,浓浓的睡意已然消散,只剩下垃圾桶里吵得人
心烦意乱的闹钟。不知怎么的,我心中突然涌上一股邪火,从床上跳起来,扑到
垃圾桶旁边,把闹钟抓出来放在地上狠狠地砸,直到把闹钟砸了个粉碎。

  卧室的地板被砸裂了,我也不理会,反正有老婆,她会帮我弄好的。一时间,
我觉得用暴力宣泄心中的烦躁实在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经过这么一发泄,我的
心情也好多了。我穿上外套,走出卧室,看见老婆正在厨房里切菜。她切得很小
心,很慢,生怕响声会惹怒了我。我没有说话,推门往外走,准备去上班。在我
关上门的一瞬间,我听到屋内传来一声抽泣的声音。

  「你是怎么回事?啊?这个星期你已经迟到过几次了?你还想不想干了?不
想干立马给我卷铺盖滚蛋!」

  「老板……对不起……」

  「对不起就完啦?你这个月的工作任务完成了吗?我看还不到一半吧?唉,
小宋啊,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整天无精打采的,就像几个月没睡好觉一
样,工作也是连连出错,我们这是公司,不需要拖后腿的人!我警告你!如果你
再这样,我立刻就开除你!」

  「是……」

  「出去!」

  死胖子老板把我教训一通后,轻蔑的冲我一挥手,示意我从外面把门带上。
我看着他那腐败的啤酒肚和半秃的头顶,真想抄起桌上的钢笔捅进二者的任意一
处。但我忍住了,我恭敬地弯着腰,按照他的指示把门从外面带上了。

  总有一天,我要你跪在我的脚下求我放过你!

  「小宋,老板又说你了吧?」公司里的老好人陈姨走过来说,「别往心里去
老板说你也是为了你好。咱们都是普通员工,只要好好工作,老板会看得见。」

  「你真的很吵。」我说。

  陈姨被我顶得有些尴尬,她僵硬的笑了笑,转身走了。

  又是一整天的声音。

  同事们说话的声音,走路的声音;公司外面汽车驶过的声音,喇叭的声音;
墙上时钟的声音,报时的声音;这些声音时时刻刻都在摧残着我的耳朵,烦躁着
我的情绪。一天终于结束了,下班时间一到,我第一个走出了公司,丝毫不管还
一笔未动的工作任务,因为我受不了钢笔划过纸张时的声音。

  宋,我带着儿子走了,你好自为之——萍。

  十四个字。加上标点符号也不过十八个字。老婆只留下这样一张简短的纸条
便和儿子一起离开了我。

  一股邪火涌了上来,我在家里到处乱转,最后把电视机给砸了,因为它是制
造声音的罪魁祸首。可这次的举动并不像早上一样能让我消气,邪火反而更盛。
因为我砸电视机的时候,叮叮当当的响声让我更加怒不可遏。

  有什么可以不发出声音,又能释放压力的办法吗?

  我想到了酒。

  当天晚上,在我喝了很多酒之后,我睡了我一生中最安稳、最踏实的一觉。
没有童年的梦魇,也没有老婆把我摇醒。

  觉虽然很香,但,是最后的一觉。

  「您走吧!我们这里的庙小,容不下您这尊大菩萨!怎么样?客气吗?还是
要我用更直接的方式?你被开除了!再直接一点就是,你小子给我立刻滚蛋!」

  「老板……」

  「滚!」

  死胖子的吼叫让我的耳膜非常疼痛,我真想扑过去掐死他。但我没有,我忍
下了。照他说的,我滚了。

  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想着自己的人生,真的很乏味,很吵杂。因为昨晚
的凶饮,我一直睡到今天中午才醒,急忙赶到公司的我,立刻被死胖子毫不留情
的开除了。是的,死胖子已经忘了这家公司是谁帮他做大的了。是谁把他从以前
的一无所有,变成今天的腰缠万贯的?是谁把他从以前的瘦小枯干,变成今天的
肚满肠肥的?是我是我还是我!

  当年公司刚起步的时候,我为了公司的资金能周转开,一连几年都没有问他
要过一分钱工资!现在好了,公司壮大起来了,人才也多起来了,死胖子就忘恩
负义了!

  这些都不重要,最让我不能容忍的,是他整天冲着我吼!

  虽然我没告诉他我童年的遭遇,但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知道我对声音很敏感
的,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大声!

  死胖子!总有一天,我要你跪在我的脚下求我放过你!

  一个疯狂的想法在我脑海中形成,没错,我要让死胖子跪在我的脚下求我放
过他!

  我回到家,想拿上一把菜刀去吓吓死胖子,却发现家里所有能作为凶器的东
西全被老婆扔掉了。这个臭女人,走都走了,还要来妨碍我。我想拿钱买一把,
却又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钱放在哪里。我把家都翻遍了,就是没找到钱。平常家
里的一切都是老婆打理的,我什么也不用过问,现在妻离子散了,我便手足无措
了。

  哼!这样以为我就没办法了吗?别忘了,除了这里,我还有另外一间房子。
正好日期也到了,我可以去把房租收掉,这样就有钱了。

  「我来收房租。」我说。

  「小美,倒杯水,房东来了!」房客朝屋里喊道。

  「来了!」一个女孩从屋里走出来,「快坐!快坐!」

  「嗯,不客气。」我受不了这两个「活泼」的女孩,只想收完钱尽快离开。
好在她们没有多说话,把钱凑够就给我了。我拿着钱立马走人,自认为自己没有
表现出什么。

  「叮咚!叮咚!」

  「来了!谁呀?是你啊……你来干什么?」

  「我找你有事。」

  「进来说吧。」

  死胖子把我让进屋里,连杯水都没帮我倒,直接往沙发上一躺,点燃一根烟,
慢悠悠地说:「小宋,虽然你跟我有交情,也是共同创业的伙伴,但亲兄弟还要
明算账呢,对不对?你自己说,你现在的这种状态,哪个老板会要你?」

  我站着他面前,毫不理会他朝我吐出的烟雾,就这么看着他。

  死胖子见我不说话,又说:「人各有志,你要是觉得我这里庙小了,可以去
另谋高就。不过有一点,你今天来要是想求我让你回去,我可以明确地回答你,
门儿都没有!」

  我拉开衣服的拉链,把刚买的菜刀掏出来抓在了手里。

  「你……你要干什么……」死胖子有些慌了。

  「你说呢?」我反问,「你认识我这么多年,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

  「我知道,我知道,你做事向来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就是性格有些内向,
不爱说话,但本质上还是很好的!」死胖子吓得手直抖,连烟都掉了。

  「你少说了一点,我做事,向来说到做到。现在,我要把你的脑袋砍下来。」

  「别别别!小宋……不!宋爷!我收回我刚才的话!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明
天您照常去上班!工资是两……不!三倍!求求您别杀我!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
没满月的儿子……」死胖子真的如我所想,像一条狗一样跪在我的脚边,求我放
过他。

  「你给我闭嘴……我头疼……」不知怎么,我的头突然一阵晕眩,可能是被
死胖子吵的,头晕得厉害。

  「宋爷!宋爷!我求求您了!求您别杀我!我还不想死啊!人世间很多快乐
我还没有尝过呢!宋爷!宋爷呀!」死胖子竟然哭了起来。

  「你……别吵了……」我的头晕得更厉害了,身体摇摇晃晃的,随时可能倒
下去。就在这时,我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我晕倒了,脚下的这个死胖子会怎么做?
他会跑吗?这是他的家,他往哪里跑。他会报警吗?认识他这么多年,他不是会
报警的人,因为警方一旦调查起来,恐怕他比我还要麻烦。

  那么他会怎么做?

  他会……拿起刀……把我杀死!

  一定是这样的!

  看看他,看看他,他像一条癞皮狗一样趴在我脚边,谁敢担保我晕倒后他不
会跳起来咬我一口呢?

  我该怎么做?

  我应该……先把他杀了!

  没错!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想到这里,我使劲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
看准了死胖子的心窝,一刀捅了进去!

  我杀人了……

  我的头突然不晕了,思维变得异常清晰,我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杀人要偿
命,我完了……

  忽然之间,我觉得浑身上下舒服的不得了,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仔细一
想,我明白了,是安静的感觉。

  刚才还哭天抢地的死胖子,现在真的成了「死胖子」,换句话说,他终于安
静下来了。不,是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这么多年来,任何声音在我的耳朵里
都是吵杂的,直到现在我才想明白,只要发出声音的那个东西或人死了,一切就
都安静了。

  闹钟如此,电视如此,死胖子也如此。

  「扑通!」

  什么?

  「扑通!扑通!」

  这是什么声音?

  「扑通!扑通!扑通!」

  我开始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最后,我发现这声音是我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心脏不安分的跳来跳去,震得我头晕眼花。我试图稳定住情绪,让心跳慢一
些,可却是徒劳。

  也许……

  让它停下就可以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