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30】 画浓妆的女人

[复制链接]
玫瑰小贝 发表于 2011-5-30 19: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是在我心里依然很清晰,印象太深刻啦!今天
非常有FELL就讲给大家听一听!

  话说那是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少年不识愁滋味啊,尤其又是初次离家万里,
真的是每天都在全身心的感受这份自由。无论是草长莺飞还是寒冬腊月,天总是
那么蓝,风里仿佛都带着丝丝甜蜜!但是自由是有代价的啊,尤其本人又是一个
帅哥色狼。所以钞票很快就很不够用,你懂的!

  怎么办呢?找个兼职赚钱吧!全日制的咱也干不了,毕竟要上课的!就找了
个培训机构,做发传单的工作!由于小弟比较擅长忽悠,很快老板对我就另眼相
看了。委派我去负责我们的学校,并承诺只要是我们学校来参加培训的人全算是
我的业绩,并给提成!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为了那几个
钱儿,哥们算是拼了老命了。

  一下课回来寝室,寝室里就只有老十一个人(本人老九,全班大排行)。

  「老十啊,晚上有事没?」

  「啥事啊九哥,晚上还有个小约会呢,没空陪你啊。」老十猥琐的看着我
「去你大爷的,不耽误你约会,11点以后有事没?」

  「啊~ 11点以后啊?那不就是说夜深人静吗?你的死玻璃,我不好那口?」

  这小子平时跟我关系就好,又跟我贫上了。

  「少扯,说正事呢,哥们这个月兜里又空啦,过两天还想约外语系那个小娘
们出去HIGH一下呢。我认识的人里,能给我创造价值的都被我忽悠着去补习
了,但是还有那老多我不认识的没去啊!我得做点宣传。」

  「啊!你想贴传单??但是系里明确表示过不允许贴培训广告啊,你这是跟
老师们抢饭碗。他们知道了非收拾你不可。」

  「大哥,我只留电话。他知道我是谁。但是这传单数量一定要大,分散贴。
不然明天一早就被学生会那帮畜生撕没了,所以才要你帮忙啊。」

  「啊~ 这样啊!涮羊肉吧,不然晚上我可能要去包宿。」

  得,又被敲了一顿,不过好在帮手搞定了。一天无话,到了晚上11点半,
我跟老十我俩准时开始了行动。贴贴贴贴???各个教学楼,寝室楼。食堂??
所到之处留下了一片广告!

  话说我们学校也跟其他学校一样,有着各种闹鬼传说,说是经常有同学在晚
上碰到,所以一到11点左右,学校里基本看不到人了,即使是小情侣们也都是
出去找地方,不敢在校园里晃。拜托,大家都是成年人,不可能被那些学长们的
传说吓到吧?何况我还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所以我是压根不信这些传说的。

  12点40分整,手里的一摞传单变成了身上的一层臭汗。我跟老十像死狗
一样趴在操场看台上抽烟,娘的,累死了!

  「真不是个好活,羊肉白吃了,消化的太快了,明天你还得请啊九哥。」

  「有时候我真希望我是个玻璃,那样我请你吃饭就不会这么心疼了???」

  「呀咿呀喝呀咿呀呵呵??????」

  「你大爷的我跟你说话呢你别哼哼???」

  「九哥不是我?????」老十有点慌,仿佛这一刹那他把那些传说都想起
来了???

  细一听还真不是他,是在我们旁边那个看台下边的通道里传来的声音,仿佛
是有人哼哼,又仿佛是谁在唱歌。

  「看你那出息,这么晚了谁这么有兴致啊,看看去???」

  我连拉带拽的把老十拖下看台,向那个通道走去。

  远远的看见一个白花花的身影,仿佛是一个穿了一身白睡衣的女人站在墙脚
那,在墙上画着什么。「九哥,回去啦??」老十这个熊货拽了我一下「你等我
会,我去看看」不知道怎么搞的,当时我居然是起了色心,哈哈,大半夜睡不着
觉的女人肯定是空虚的女人啊!我向那个女人走了过去。

  「那位学姐还是学妹啊,这么晚了干嘛呢?」那个女人没理我,只是冲我招
了招手。

  哎呀,挺开放啊!我这个时候已经快走到她身边了!

  依然是背对着我,但是我已经能看到她在墙上画的东西了,汗,狂汗,后背
都湿了。初三哥、春桃、沈老板?????赫然是许多稀奇古怪的名字,密密麻
麻的写了满满一墙(现在想想后背还发凉)。

  「你??这是在干嘛???别??闹」我的舌头也有点不好使。一边说我一
边冲老十招手,让他过来,但是这个完犊子玩意就是在那站着,现在想想还在恨
他!

  「我找不着他们了啊,我不能把他们都忘了啊!」一听这话我心跳蹦蹦的,
腿也软了,差点尿了裤子,因为??????????这轻轻柔柔又有点幽怨的
声音赫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咿……呀……」她忽然有没头没尾的开始唱上了????

  「你????是哪个班的,装神弄鬼??」心里很害怕,但是我的自尊告诉
我,挺住……我又问了这个女人一句。没错,虽然是个男声音,但是一定是个女
人,有胸的!!!

  「哪个班?春华班啊……」边说着这个女人边把头转了过来????

  「草泥马啊……」我撒腿就跑!什么自尊啊~ 老子没晕过去我现在都在佩服
自己~ !

  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我是没看清楚,但是放眼望去一片白,惨白惨白的那种
颜色。眼睛是青色的。湛清湛清的那种颜色,嘴是血红血红的??????作为
一个花丛老手,我看得出来那是画的妆,但是哪个好人画成那样啊!

  在老十连拽带抱的帮助下,老子算是成功的逃回了寝室。人多胆壮,在寝室
其他那俩人的撺掇下我们又回去了!但是等到了那,那个女人不见了,墙上的字
也没了!但是我跟老十绝对肯定她绝对在这过!

  后来。经过了我细致的回想和辨认,我认出了那个女人是中文系的,但是一
个月前已经病退了,在后来有个学长跟我们提起,说在旧社会的时候我们学校范
围内曾经有一个戏院,最红的是个男旦,但是是不是叫春华班我没敢问,我怕我
受不了!??????????鬼上身了??

  写在最后:不太可怕是吧?但是是真实经历哦!你设身处地一下吧众位看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