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30】  反射

[复制链接]
玫瑰小贝 发表于 2011-5-30 19: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人,说了这么久,您到底能不能帮我想出个办法来?」

  「姑娘,说了这么久,你到底能不能把这个鬼为什么缠上你的理由搞清楚」

  「我不是说了吗,我不知道它为什么找上我,我只知道它现在对我的恶意越
来越强烈了!」

  「唉,姑娘,不是我不帮你,你要知道,驱魔捉鬼这种事情,一定要先弄清
楚来龙去脉,才能对症下药,现在我什么也不知道,就帮你去捉鬼……是,如果
我去了,那鬼肯定不敢把你怎么样,可我总不能一直守在你身边吧?等我一走,
它必然会再出现的。」

  「行了!我看出来了,你就是一个江湖骗子!不跟你罗嗦了!」

  「哎!别走啊姑娘!算了算了,我也不留你明天你自然会再回来找我。」

  我不理那个丑陋猥琐男人的喊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条胡同。我从进这条
胡同起,就看出这个家伙不像是会捉鬼的高人,因为我还没见过哪个男人跟一个
女孩子一边说话,还一边抠脚的呢。

  我刚走出有树荫遮挡的胡同口,双眼就被一阵强烈的光芒刺得睁不开了。我
举起手,挡住一些光,轻轻揉了揉太阳穴,等感觉好了一点,才继续往前走。

  我走在狭窄的人行道上,看着旁边驶过一辆又一辆的汽车,我想,这些汽车
大概都在急着赶往它们的目的地吧。

  可我呢?我的目的地在哪?

  家吗?

  我已经没有家了。或者说,我的家已经不属于我了。

  事情,是这样的。

  半个月前的一个晚上,当我洗完澡,从浴缸里站起来时,我隐约看见墙壁上
的镜子里闪过一个黑色的人影。当时我没有在意,还以为是自己眼花,多休息就
好了。可接下来的每一天里,我都会在家里的各种地方看见人影闪过。床头的化
妆镜里、关着的电视机里、马桶里、窗户里,甚至是玻璃杯里,它都无时无刻,
无处不在。

  我开始惧怕任何能反光的东西,为此,我很久都没有再照镜子,也很久没有
用玻璃杯喝过水,电视也被我搬到储藏间去了,就连方便,都是用塑料痰盂解决
的。

  人都需要倾诉,女人更是这样,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和我一起合租房子的朋友
也是我唯一的朋友小美。小美听后怪我说为什么没早告诉她,还说碰到这种事情
当然是要去找房东问个明白的。可当我们找到房东家里时,却听隔壁邻居说这家
人两个月前就突然失踪了,至今再也没见到过。

  我们的房租是一季度一交的,记得两个月前房东来收房租时还没什么不对劲
怎么就突然人间蒸发了呢?

  我和小美无功而返。

  当天晚上,善良的小美为了不让我害怕,睡到了我的床上。

  夜里,她突然大叫起来,说自己也看见了人影,而且,是满怀恶意的人影。

  因为,小美看到的人影,是血红色的。

  第二天一早,我在枕边发现了小美留下的一张纸条。我起来到小美的房间一
看,见小美衣橱里的一些好衣服、好化妆品全都没了,只剩下一些不值钱的东西
看来小美走得很匆忙,估计天刚亮就走了。至于纸条,无非是一些假意的关心,
和虚伪的借口罢了。

  小美走后,以前那个黑色的人影似乎也跟着小美走了,只留下我,和那个满
怀恶意的红色人影。

  莫名其妙破碎的镜子、无缘无故断裂的碗碟、衣服上突然出现的破洞,所有
这些,都是在小美离开之后发生的。

  我感觉到了恐怖。

  今天下午,我按照电线杆子上的地址找到了这个所谓的捉鬼高人,可没想到
结果还是这般令人沮丧。难道,我只能一个人这样坐以待毙吗?

  恍惚间,我的眼睛忽然湿润了。

  可是我并没有哭。

  我抬头一看,见灰暗的天空中下起了小雨,还有渐渐变大的趋势。我连忙快
步往前走,直到我走到一间普通的平房门外为止。

  这是我的家。

  我掏出钥匙,想开门,却又不敢,因为里面已经有……东西了。

  出于礼貌,我是不是应该敲敲门呢?

  我还是进去了。因为除了这里,我也没有地方可去,总不能一直露宿街头。
当我关上门的瞬间,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我从江湖骗子那里刚走没一会儿
就下起了雨,那么那阵刺眼的光芒是什么?

  我坐在沙发上想了很久,还是想不明白。最后我决定不想了,就把那阵光当
成汽车的车灯吧。

  抬头看了看始终,竟然已经快十点了。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让我越发地害怕起来。我不知道,也许除了时间在飞
速流逝之外,我的生命也在飞速流逝,进入最后的倒计时。

  罢了,罢了,就算我活不过今晚,起码也要坦坦荡荡的上路。我想到这里,
放下了心里所有的包袱,走进浴室开始洗澡。

  脱完衣服,放好热水,我站进浴缸里慢慢躺下来,感受着滚烫热水与自己柔
嫩肌肤亲密接触的快感,我瞬间觉得一切都释然了。

  「啪!」

  破碎的声音响起,我抬头看向用胶带封死的镜子,它完好无损。

  「啪!」

  又是一声。我略微有些紧张起来,环顾四周,上下左右,我的大脑在疯狂思
索,除了那没有破碎的镜子以外,还有什么东西能够发出这种声音?

  「啪!咕噜噜!」

  我终于想到了,原来是正装着我身体的浴缸破碎了!

  那「咕噜噜」的声音是水从裂缝中流下去的声音。

  「啪!啪!啪!啪!啪!啪!」

  浴缸的表面瞬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蛛网状裂痕,似乎要在下一秒钟爆炸。我
吓坏了,立刻从浴缸里爬出来,见了鬼一样地往外跑。出于女人的本能,我冲出
去时仍然抓了一条毛毯裹住自己。但也正是因为这条毛毯,碰巧缠住了我的脚,
令我重重摔在了地上,整个身体全部压在了左臂上。

  刚才的坦荡呢?刚才的释然呢?怎么现在全都不见了?我明白了,人类是虚
伪的生物,明明非常害怕,却也要做出一副看穿一切的样子。一旦恐怖真正出现
在自己眼前,那么人类最原始的本能和劣根性就会立刻暴露出来。

  我疯了一般的跑进自己的房间,紧紧反锁上门,用腰死死顶住门把手。这样
做的目的,是可以在背对墙的情况下,看清房间里的所有角落。

  「碰!」

  门被狠狠撞了一下,强大的冲力几乎将隔着一道门的我撞开。我吓得痛哭起
来,更加用力地顶住门。我知道,如果门被它撞开了,我的生命也将随之破灭。

  「碰!碰!碰!」

  撞击一次比一次猛烈,我觉得自己快要顶不住了。忽然之间,一切都安静了
下来,除了我的呼吸声外,好像一切都停止了。

  它走了?

  「碰!」

  又是一下。它根本没走,而是在故意玩弄我。先勾起我的希望,然后再残忍
的将希望击碎。

  一整个晚上,都是在我死死顶住门,它一下一下撞着门当中度过的。我相信
如果它真的想破门而入的话,我是无法阻止它的。但它没有,它在享受着这种猫
捉老鼠的快乐。

  它乐此不疲。

  第二天清晨,当第一束阳光从窗户外面射进屋内时,那整整持续了一整晚的
冲撞也结束了,只留下了身心都已疲惫到极点的我。我就这样半坐着,靠着门睡
着了。因为太阳出来了,它走了。

  伴随我醒来的,除了意识,还有一阵剧烈的疼痛。我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东
西,就是我那已经淤青发紫了的左肘。

  是昨晚摔的那一跤。

  我要去医院包扎一下,缠点绷带什么的,不然太疼了。我毫不犹豫的打开房
门,找了一套衣服穿上,因为我知道,天还亮着,它是不可能出现的。我从沙发
下面拿出私藏的小金库,数了数,应该绰绰有余,推开门准备走,可我转念一想,
既然白天它不敢出来,为什么我不去看看浴缸怎么样了呢?也许,我碰巧能找出
对付它的办法。

  我走到浴室前,看着满是裂痕,随时可能炸碎的浴缸,我又胆怯了。

  我轻轻关上浴室的门,生怕任何一点轻微的震动都会导致浴缸爆炸。我也许
逃脱不了死亡的厄运,但我不想被毁容。

  到了医院,又是挂号又是排队,直到下午三点多才得以坐在医生面前,接受
白衣男天使的诊断。

  「怎么了?胳膊跌伤了吗?」医生看着我的左肘说。

  「嗯。」我回答。

  「小问题,你去隔壁药店买几贴膏药贴贴就好了。」医生也许觉得我的毛病
太小,实在找不出理由「榨取」我的金钱,直接一竿子把我支到了医院旁边的药
店里。

  「老板,拿一盒膏药。」我说。

  「四十。」老板报出价格。

  我是左撇子,习惯性的用左手去掏钱,可肘部一用力,一阵钻心的疼痛就向
我袭来。我付完钱,拿着膏药只想快点回到家里贴上,至少此时此刻还是白天,
我用不着害怕它。

  我回到家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可我却没有注意到,因为我的注意力
全在我的左肘上。

  费了好大的工夫,我才完成只用一只右手撕开膏药的艰巨任务。

  我咬着牙,用力把膏药往左肘上按了下去。贴上去后,我把手拿开,仔细看
了看左肘,发现一张膏药似乎不能完全覆盖伤处,于是我把一贴膏药的另一面也
撕了下来,贴上。

  做完这些,我随手把剩下的一张塑料片丢进了垃圾桶。

  刚才一瞬间……我好像看见……

  我突然冲到垃圾桶旁边,低头朝垃圾桶里看去。

  小美!

  那张塑料片上,出现了小美的脸!

  「小美?」我猛然回头,可身后并没有小美的身影。接着我又环顾四周,房
间里除了我,没有其它活着的生命体。

  难道是它在玩弄我?

  我抬头看了看窗外,不可能!天还没有黑!太阳起码还能坚持半个小时才落
下去!

  等等!

  刚才我看见了小美的脸,可我自己的脸呢?

  一个疯狂的想法在我脑海里慢慢形成,我伸出颤抖的右手,把那张塑料片从
垃圾桶里拿出来,当做镜子放在我眼前……

  小美……

  我变成了小美!

  虽然看起来很模糊,虽然塑料片映射出来的效果很差,但我心里清楚地知道,
我的脸变成了小美的脸!

  我惊讶,塑料片上的小美也惊讶;我害怕,塑料片上的小美也害怕。

  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脸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小美的脸的?

  我不知道,自打人影出现以后,我就把所有能反光的东西全部收走了。

  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一段话:「唉,姑娘,不是我不帮你,你要知道,驱魔
捉鬼这种事情,一定要先弄清楚来龙去脉,才能对症下药,现在我什么也不知道
就帮你去捉鬼……是,如果我去了,那鬼肯定不敢把你怎么样,可我总不能一直
守在你身边吧?等我一走,它必然会再出现的。哎!别走啊姑娘!算了算了,我
也不留你了,明天你自然会再回来找我的。」

  这话是谁说的?对了!是那个江湖骗子!

  那么,按照他当时的话来说,我的脸是不是就是来龙去脉?再换句话说,我
的脸是不是就是线索?

  想到这里,我不顾一切的冲出家门,拼命往那个江湖……不,那位高人的住
处跑去。

  一路狂奔。

  太阳在一点一点西沉,我的体能在一点一点耗尽。当我终于支撑不住,瘫坐
在地上时,太阳也完全消失在地平线了。

  「呼!」一阵阴风吹过,吹起了我的长发和衣角。随着阴风一起来的,还有
一个红色的人影。

  它来了。

  我的身体里突然凭空多出了很多力量,双腿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我从地上
爬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往前跑,而它紧紧跟在我后面,我和它始终保持着三米
左右的距离。

  能看见那条胡同了!我就要跑到救星身边了!

  这时,我的后背突然一阵发凉,好像有什么东西摸到我了。

  我知道,是它。

  「碰!」我撞开了高人家的木门,跌倒在地上。

  我赶到了。

  「姑娘,你果然来了。」高人坐在椅子上,依然在抠着那只左脚。此时,这
种猥琐行为的定义,在我心里已经被不拘小节取代了。

  「它……它……它在后面!」我指着门外说。

  「别慌,一般小鬼还没胆量闯进我的门里来。坐下慢慢说。」高人挥手,示
意我坐下。

  「高人……事情是这样的……」我坐下来,用尽量详细,又尽量言简意赅的
方式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高人。

  「这样啊……」高人一边抠脚一边说,「姑娘,你那个叫做小美的朋友,恐
怕想害你啊。」

  「怎么说?」

  「如果我没猜错,这个鬼其实是来找小美的。你一开始看见它的时候,它还
没有确定你是不是小美,所以它是黑色的。后来你把这件事告诉小美后,小美当
天晚上就跟你睡在一起,鬼就认出了小美,所以从那时起,它就变成红色了。」

  「小美怎么害我了?还有,我怎么会变成小美的样子?」我问。

  「这就是小美害你的地方。小美当天晚上看见红色的鬼以后,就作法把你变
成了她的样子,然后她就可以一走了之,让你当她的替死鬼。」

  「可小美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没有得罪她呀!」

  「姑娘呐!你知道小美以前是干什么的吗?你知道她的身世背景吗?你们只
是同租一套房子而已,你就这么信任别人?」

  高人的一席话,顿时把我天真的想法击了个粉碎。是啊,我凭什么这么相信
小美呢?小美凭什么就不能害我呢?她为了自己活命,凭什么就不能拿我这个仅
仅是一起合租房子的陌生人当替死鬼呢?

  「昨天,你走出胡同口的时候,我在你身上施了法,可以保你一段时间的平
安。今天,我没办法用同样的法术再保你一次了。」

  「为什么?」我想起了昨天的那道光芒。

  「从你刚才说它在你身后追你,还摸了你一下来看,那个鬼应该已经识破了
我的法术,再用一次不会有任何效果了。」

  「那,高人,我现在该怎么办?」我又问。我没有问高人为什么不会有效果,
因为那太愚蠢,不如问一点有实际意义的问题。

  「不得不说,这个小美还是有点本事的,连这么冷门的法术都会用。我尽管
自认懂一些捉鬼之术,但对这些旁门左道的法术,还真是不太了解。」高人抠着
脚说。

  「也就是说,您不能把我的脸变回来了?」

  「嗯,是这么说。不过,虽然我不能把你的脸变回来,但我可以帮你把鬼干
掉。这样做,虽然你只能永远以小美的面貌示人,但你起码能活下去。这,也是
我能帮你的极限了。」

  「嗯……」我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姑娘,你可要想好了,如果你不愿意永远以别人的样子活下去,我自有办
法让你舒舒服服地上路,保证不会有一点痛苦。」

  「不!我想活下去!」

  「好吧。」高人站起来掰了掰手腕,抖了抖肩膀,似乎在做热身运动。从我
认识高人起,他那只一直被手抠着,看不见峥嵘的左脚,终于露了出来。

  六根脚趾。

  高人的左脚长着六根脚趾。

  「怎么?很吃惊吗?」高人笑着问,「佛家说的『六根不净』,恐怕说的就
是我吧。」

  「您为什么会有六根脚趾?」我问。

  「生下来就这样。也正因为这个,我从小就跟别的孩子不太一样。简单点说,
我能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但前提条件是,我必须站在地上。」

  「站在地上?」

  「对。只要我站在地上,我就能看见那些东西,所以我一直坐着。可坐着的
时候我还是能看见一些模糊的影子,于是我干脆把脚提起来,用手盖住,这样就
完全看不见了。」

  「原来是这样……」

  「别说了!快站到我身后!它就在门口!」高人突然神情严肃地喊道。

  我赶紧躲进墙角,惊恐的看着被我撞开的门外依稀站着一个红色的,任我怎
么仔细也看不清楚的影子。

  「畜生!」高人高声喝道,「你给我看清楚!这个姑娘不是你要找的人!」

  高人说完,那个红色的人影忽然晃了晃,好像很愤怒。

  「你是瞎子吗?这点障眼法都看不破?」高人说。

  那人影又晃了晃,似乎在和高人对话。

  「看来道理是说不通了,还是要用暴力解决问题。」高人提起左脚,把双手
放到第六根脚趾上来回搓揉,直到双手被一团光笼罩起来。

  人影见了,轻轻动了动,像是知道这招的厉害,准备躲闪。

  「你躲得过吗!」高人把手上的光团扔向人影,人影躲闪不及被正面击中。

  人影不见了。

  「没事了,姑娘,起来吧。」高人过来准备把我扶起来,没想到人影突然从
门外冲了进来,一下扑倒了高人。

  「啊!」我尖叫起来。

  「快跑!我来对付它!」高人一边冲我喊着话,一边与人影扭打在一起。

  我逃跑了。

  当天晚上,我收拾好所有值钱的东西,逃到了另一座城市。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看见过那个红色的人影,也不知道高人最后怎么样了,
是不是平安无事。我只知道自己永远不会轻易相信别人了,也永远不会接触任何
可以反射影像的东西。

  没有镜子、没有电视、没有玻璃杯,甚至没有膏药。

  我开始喜欢上面具、口罩,还有墨镜,连睡觉都要带着,因为它们可以挡住
脸。

  因为,我已经没脸见人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