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30】 剖腹 古剑

[复制链接]
玫瑰小贝 发表于 2011-5-30 19:4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剑,我盯着那把被人人色色当作宝贝一样供起来,悬在堂屋正墙壁的剑,呆
呆地看着它在昏暗的堂屋里散发着幽幽的光泽,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和老公人人色色来到这个城市已经三年了,我们被城市人称为民工,称为
城市边缘人。虽然我们每天收破烂换的钱不多,虽然每天都得接受那鄙夷的白眼
但我们活得很坦然,每个月扣掉房租、水电费和生活花销之外,还能积攒点钱。
我们有希望:那就是用攒钱,让将来好过一些。

  但是现在,我看着自己膨胀如球的肚子,不知道还有没有希望了。前几年,
我得了「布查氏综合征」,就是肝腹水。由肝脏血流不畅、肝功能受影响引起,
要想治好这个病,只有尽快手术,抽出腹水。人人色色带着我走了十多家医院,
看了多次,几乎花光了全家的积蓄,也没能治好。肚子里的积水重达50多斤,
比怀孕的孕妇都大。2010年,在一些路人的好心捐助下,医院又减免了一些
费用,我才得以住院,将腹部的50多斤腹水抽了出来。可谁能想到,平静的日
子没过多久,我的肚子又开始胀了。

  我喘着粗气,把目光从剑上收回来,低头看着自己肿胀的肚子。肚皮鼓鼓的
像个气球,可以清楚地看见皮肤因暴涨而明显的蚯蚓般的血管,还有黄色的积液
我毫不怀疑,那怕用一根针轻轻一扎,我的肚皮就会像气球一样「波」的一子瘪
下来。

  我们已经没有钱了,为了治病,我们花光了所有。除了这把剑,人人色色家
中祖传的剑。它只有一尺来长,剑体幽黑。人人色色也说不清它的来历,只知道
是祖上传下来的,是宝贝,可以辟邪。但是人人色色也说不出到底有什么特殊之
处,或者是否真的是古董他也不清楚。

  这几天,我真的想张嘴问问人人色色,能不能找个懂行的,问问这把剑是不
是古物,值几个钱。如果真的值钱,还不如换成钱治病。但是我忍住了。因为自
从我们在一起,他就一直毕恭毕敬地把这剑供了起来,经常拂拭。可以看出,这
真是他除了我之外的心爱之物。一想到他对我的柔情,我是无法开口的。

  算了,决定了吧,我叹口气。我手捧着肚子,费力地站起来。每走一步都很
吃力,当我走到正壁时已经是汗如雨下了。

  我颤微微地把剑取了下来,沉甸甸、冰冷冷。我一下瘫倒在地上。我等气喘
匀了,定了定神。用手指把这剑从头抹到尾,冰冷彻骨。不知道这剑是否真的喂
过血,但今天我决定了。

  我紧紧咬着牙,倒拿着剑,把剑尖对准自己的肚皮。闭上了眼。接触到肚皮
的刹那,很凉,甚至有发痒的感觉。

  不怕,很快的,在医院时医生不也是这样剖开肚子,然后放水的么?

  我只感到冰冷,听到水流的声音,感觉如释重负。然后就是一片黑暗。

                 二

  这是在哪里?

  怎么不是自己的家?对面那个男人是谁?

  我惶恐起来。仔细地想看清楚,想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好像是在帐蓬里,没有电灯,只有说不上名字高高的青铜架子上托着青色盘
子,盘子里亮着火苗,是油灯吧。对面有一个男人,身材伟岸,浓眉虬髯,英目
隆鼻,但神色疲惫。他竟然是跪坐在奇怪的垫子上,面前放着很矮的条几。他正
烦躁不安翻看条几上竹片穿成的册子。旁边还依稀站着几个看不清面目的影子。

  「大王,再饮一爵吧!」我款款捧着奇怪样子的三只脚的青色铜器向那男人
走去,散发着特殊清香的液体在铜器中荡漾。我内心几乎要惊叫起来,为什么我
会说这样奇怪的话,而且和自己不认识的男人说这样的话?

  那男人抬起头来看我时,烦躁的神色无影无踪,眼神里满是柔情,如同三月
的春风吹进我的心里,四月的细雨滋润着我的心情。我紧张的情绪突然消失的无
影无踪。

           「草青青兮杨绿绿悠悠心事

           思君思君君不见幽幽等君回

            千千纤纤步飘飘盈盈相会

                    心思思兮而君不见痴痴等安慰」

  忽然,一阵歌声随风传了进来。这歌声在风中飘渺不定,刚开始是一个人唱,
后来是两个,三个,再就是许多人和唱。低低沉沉,忽高忽低,就如同那一盏油
灯的火苗在风中飘摇不定。我定住了脚步,那男人也凝神在听。

  那男人突然站了起来,勃然变色:「汉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

  虽然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我轻轻地叫了一声「大王!」

  他满目痛苦,却对我又柔情无限,一双有力温暖的大手紧紧捧住了我。这一
刹那,我几乎有了要被他融化的感觉。

  「饮!」他将那三只脚容器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取剑来!」他发须俱张。

  一个模糊的影子恭敬地走上来,给这个男人捧来一支长不过两尺的短剑。

  这剑怎么这么熟悉?这不是人人色色天天拂拭的剑么?我吃了一惊。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柰何,虞兮虞兮柰若何!」
那男人以剑拍案,击节作歌。音调说不出的苍凉悲壮和慷慨。

  帐蓬外传来高亢的马嘶声,仿佛要和这男人和歌。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柰何,虞兮虞兮柰若何!」
那男人音调由低到高,由唱到吼,最后已不成曲调。我随着那男人的调子也反复
吟唱,也不知反复了多少。

  那男人最后泣不成歌,双目紧闭,却是泪流不止。周围的影子都低下了头,
尽是低低的咽泣之声。

  「大王且歇,妾为大王舞。」我给爵中又倒了一些酒,顺势轻轻抽出了那男
人手中的短剑。

  那男人看着我,眼中尽是痛苦爱怜。

         我舞剑而歌「草青青兮杨绿绿悠悠心事

           思君思君君不见幽幽等君回

            千千纤纤步飘飘盈盈相会

                    心思思兮而君不见痴痴等安慰」

  唱到最后凄然对那男人一笑「大王保重!」那把短剑在我颈间一抹,冰冷的
感觉。

  「虞姬!」那男人目眦尽裂,撕心裂肺。

                 三

  「老婆!老婆!你醒了!」人人色色惊喜地看着我。

  「我这是在哪里?」刚才的梦让我混沌,让我困惑,让我彻底失去了记忆,
也让我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在医院。老婆,你有救了。市领导知道了你的事,批示要全力救治,指示
医院要不惜代价救你。」人人色色的脸因兴奋已经有些扭曲了。

  「怎么回事?我头痛得厉害。」

  「老婆,你吓死我了,你怎么自己把自己的肚子切开了?肠子都流出来了!
你这一睡就是两天两夜,我真怕你再也醒不过来了。不过这回你有救了,彻底有
救了。」人人色色已经有些语无伦次,喜极而泣。

  我极力想回忆起什么,是的,我用剑划开了自己的肚子,把那积水排了出来,
后来,后来好像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但那是个什么梦?我拼命地回忆,却再也
记不起来了。

  「那剑呢?」我艰难地问。

  「老婆,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竟然用剑割自己。那剑我找懂行的看了,他
们说是秦朝的剑,是个古董。本来,你用不割自己的,我们把剑卖了,也可以得
些钱治病的。」人人色色有些哽咽了。

  「那是咱们的传家宝,卖不得的。」我虽然不知道这剑的来历,虽然我不知
道这剑和我有什么关系,但突然直觉告诉我,这剑和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已经
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因为,我喂了自己的血给它。

                 四

  本报5月24日讯27岁的本市农妇逍遥患上了「大肚子」病,肚子里有大
概50多斤的腹水,可是因为家庭贫困,无钱治病,于是她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
动:剖腹「自救」。

  五年前,逍遥患上了「布查氏综合征」,该病是由肝脏血流不畅、肝功能受
影响引起。得病后,她的肚子变得比十月怀胎的孕妇还要大。于是逍遥做了一次
手术,抽出腹水,但没能根治病症,今年她的肚子里又有了大概50多斤的腹水。
可是家里没钱,将近五万元的手术费没有着落。因为收入微薄,逍遥没有办理城
乡医疗保险。就在5月8号母亲节那天,逍遥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她用家传的
古剑划开了自己的肚子。逍遥划了好几刀,才划开肚子,腹水从伤口处流了出来,
随后肠子也流了出来,她躺在床上,咬着牙没喊救命,随后就疼晕了过去。丈夫
人人色色赶紧将她送到附近一家医院,经医生检查,逍遥肚子上的刀口有三处,
最长的近10厘米,总共缝了37针。

  逍遥的事情被媒体披露后,引起了我市有关领导的重视,批示要全力救治,
指示卫生系统要不惜代价救治逍遥。经医疗专家初步诊查,逍遥肺部已经感染,
腹部的积水也随时都可能崩开伤口。

  15日上午11时,逍遥被送到了我市中医院肝胆外科救治。医生表示,逍
遥的肺部和腹部的感染已非常严重,身体的水电解质失衡,若不及时抢救,很可
能危及生命。

  5月17日,院方一方面对逍遥进行全面的身体检测,一方面帮助她将没排
出的积水排尽,目前逍遥的病情暂时稳定了下来。院方同时倡议捐款。据悉,目
前我市急救医疗救助中心已按救援标准最高上限为逍遥送去了1万元救援基金。
截至本报记者发稿,「爱心账号」上已有4万多元的捐款。另外,专家已对人人
色色家中古剑进行鉴定,其制式符合秦朝兵器特征,应该为秦朝或汉初文物。但
特殊的是,该剑与秦兵马俑中出土的秦朝兵器材质明显不同,毫无锈蚀。这一点
让专家百思不得其解,从而使这把古剑披上神秘面纱,无法估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